忆三外公 ——纪念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发表四十周年 - 四川民革
  • 您的位置:四川民革 >> 信息浏览
  • 忆三外公 ——纪念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发表四十周年
  • 来源:眉山市总支      作者:曹建伟      日期:2019-02-26      编辑:民革四川省委      点击:486
  •  1月2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发表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,这让我不由自主地又想起我的三外公。三外公是我外公的三弟,名叫代克强,出生在四川省仁寿县曾家店大坟坝,现四川省仁寿县钟祥镇明星11社,于解放前夕去了台湾,至今杳无音讯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外婆、大舅和我母亲常常提到三外公,脸上会洋溢着一种自豪,让我觉得他身上充满传奇色彩。我想,不管三外公是否还健在,我都应该写一点关于他的情况,留下一些有意义的记忆。

    外婆和大舅已过世多年,能提供三外公情况的人只有母亲了。老人家虽已七十多岁,耳朵也有些背了,但身体健康,思路清晰,记性也不错。为了获得更详细更准确的素材来源,春节回老家过年,我再次向母亲问起三外公。综合外婆、大舅和母亲的描述,我把与三外公有关的情况进行了记录和整理。

    我的外曾祖父(外公的父亲)是个“伪军官”,解放前夕感觉前途渺茫,便服毒自杀了,三外公则去了台湾。解放后,因为家庭成分不好,我外公去新疆劳动改造,后来就在那里去世了。

    我从未见过三外公,据外婆、大舅和母亲描述,三外公毕业于黄埔军校,很有学问,是个军官。特别是大舅,每次提到自己三叔,总是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,说他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。大舅在世的时候喜欢读小说,阅读了大量的书籍,从四大名著到武侠小说、军事题材小说等,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,可以说是大杂烩。大舅是一个健谈的人,每当谈到一个人物,总是描述得绘声绘色,仿佛这个人就在眼前一样。所以,大舅口中描述的三外公,更成了我们家人心目中一个了不起的人,成了我们家族的荣耀和自豪。三外公出走的时候,大舅只有十几岁,我母亲才六七岁。另一方面,长辈们提到三外公时,也会常常流露出惆怅的眼神,长叹一口气说:“哎,都几十年了,不晓得还在世不?”特别是我外婆,常常说起那些年,自己为家里人做饭的时候,年少的三外公常帮忙打杂,端水、端柴,很勤快。所以每次提到三外公,她都会用衣袖擦拭湿润的双眼。直到今天,母亲仍然一次又一次回忆起小时候,三外公在柴灶里烧玉米给她吃的情景。有一次玉米烧糊了,母亲哭了,三外公就一直安慰她。

    三外公离家远行的时候,正是青年时期。这一出行,应该是去了海峡那边。从那以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据说三外公出门那天,村子里同行的那位青年受到家里人的极力反对,不久就返回了。长辈们说,青年的父母用笔把他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,压在香案下,使出行的他打消了离家的念头。充满迷信色彩!那个当年被家人“唤回”的青年,与我们家有亲戚关系,是我的表老爷。我们两家的房屋之间相隔一个小山坳,从小到大,我也经常见到他。后来他一直呆在本乡本土,直到前年去世。

    据说八十年代,三外公曾通过电话或书信的方式,经上海、四川周转,一直问到我们生产队,打听在大陆的亲人们。也许是没有打听到确切的消息,就打消了寻亲的念头。从那以后,家里的人便再也没听说过三外公的消息。大舅和母亲那一辈由于信息闭塞以及其它条件所限,无法去做这个事。随着年龄的慢慢长大,我也曾有过寻亲的想法,帮大人们及我们这一代圆梦。但我自己也没有特别重视,一直没有付诸行动。

    外婆和大舅在世的时候,他们期待亲人回家的愿望没有实现。我妈和我们这一辈仍然希望完成这个心愿。习近平主席在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发表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,在海峡两岸再次引起强烈反响。也因为这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讲话,我又搜寻了相关信息,对两岸关系发展历程有了更多的了解。我估计,长辈们说的三外公在八十年代能够打电话或写信询问大陆的亲人,应该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1979年的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吧。

    母亲说,三外公离家的时候,大概只有二十多岁。按时间推算,如果还健在的话,他应该是九十多岁高龄了。不管情况怎样,三外公在台湾对自己的家人应该讲述过大陆的亲人吧。八十年代以来,不少两岸人的寻亲心愿都已实现。回顾这段历史,写下这篇文章,但愿能对我们全家完成寻亲心愿有所帮助。两岸本是一家亲,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的:“回顾历史,是为了启迪今天、昭示明天”。但愿所有的还在继续寻亲的人们,能早日完成心愿!衷心祝愿两岸人民尽早实现大团圆!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写于2019年2月


    (注:作者曹建伟,车城中学教师)